鼓励市场化运营

    2020-06-08 15:20

    对此,业内专家普遍认为,传统出租车谋求改革,是“互联网+打车”的迅速发展逼使传统出租车行业洗牌。

    日前,位于北京的首汽约车对外宣布调整经营模式后上线运营,按照调整方案,公司将取消约租出租车的份子钱,司机每月挣公司的基本工资加提成,实行职员化管理。

    专家认为,出租车行业改革需要重新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一方面要剥离、压缩出租车行业的利益层级,另一方面要放手让市场发挥更基础的作用。

    有车一族可以找到生财之道,乘客也能享受到打车方便——费用降低、服务提升。

    北京的乘客魏女士表示,从第一款打车软件出现以后,自己就一直在用打车软件,“叫车方便,省钱,还可以评价,无形中提高了司机的服务态度。”魏女士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路边招手打车了,“高峰期拒载的很多,传统出租车依旧打车难。”

    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从业人员明显感受到,“互联网+打车”带来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寒冬期”。记者乘坐出租车时询问得知,传统出租车司机一方面离不开打车软件带来的便利,一方面不得不面对“互联网+打车”带来的冲击。

    闲暇时间开专车的冯师傅告诉记者,家里刚买的新车用来开专车,每个月开满规定订单后,可以获得数千元的奖励。“最高时候奖励8000元,开专车头两个月,每月能挣差不多两万元。”提到打车软件,冯师傅觉得有说不完的好。

    截至9月21日,杭州出租车改革意见共收到183条意见建议,其中31条意见建议是“尽快对打车软件、专车进行规范管理”。

    相比于义乌的改革方案,杭州和北京的这些企业直接取消“份子钱”的改革措施虽然更显魄力,但事实上,即使这样也很难保证司机们能够在市场化竞争中经受住快车、专车的冲击和挑战。

    事实上,互联网打车软件不仅分走了客流,还带走了员工。据了解,有些专车公司的司机甚至80%以上都是以前开出租车的。不得不说,互联网打车软件确实对传统出租车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目前,武汉、南京、义乌等城市已经出台了出租车行业改革新政,杭州的改革方案也开始征求意见。减免“份子钱”、放宽出租车数量和价格管控,成为各地当前出租车改革的突破口。

    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长陆献德日前公开表示:“在市场化的大背景下,无论是传统巡游式出租车还是互联网预约式租车,将会慢慢走向融合。”

    然而,有报道称义乌当地的司机表示自己的收入较改革前并没有大幅度提高。“出租车公司的垄断地位没有改变,政府让出的营运权使用费只占到全年‘份子钱’的十分之一不到,压力依然很重。”

    多年来,“打车难”已成为全国大中城市的通病,尽管政府一直在试图破解这个难题,但收效甚微。

    然而近日有消息传出,互联网约租车监管意见将很快公布。据悉,意见将提出强制性要求:一,专车的价格,必须高于出租车价格的50%;二,私家车若想成为专车,必须变更车辆性质,即由非营运车辆转为营运车辆,报废年限缩短为8年。

    北京乘客魏女士认为,出租车改革应学习互联网打车软件的多样化,“可以打快车,可以约专车,还可以坐‘顺风车’,满足不同出行需求。”魏女士还说:“最主要是比出租车态度好,有水有wifi,车厢干净无异味,乘客坐着舒服。”

    “当出租车遇上互联网,满足消费者的实际需求才是关键。”暨南大学管理学博士刘登顺认为,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如果不彻底走向市场,停留在目前这样程度的改革,很难成功。“这个时候,国家层面的改革意见所具有的指导意义就体现出来了,‘顶级改革’可以再搞得快一些。”(记者 徐潇)

    最近,各地出租车行业改革风生水起,继武汉、南京、义乌等地推出改革措施之后,前几日杭州也就出租车行业改革方案征求意见,提出减免“份子钱”、放宽出租车数量、规范互联网打车等举措,被网友认为是有魄力,敢于直面核心顽疾亮出“手术刀”。

    这说明,出租车改革已经无法回避“互联网+”。目前,各地快车、专车运营未合法化,但在用车市场上,快车、专车依然很受欢迎。今年5月,滴滴快的公司总裁柳青透露,专车司机人数目前已经达到40万人,年底或将突破100万人,不少传统出租车行业司机和“黑车”司机转型为专车司机。

    何曾想到,“打车难”顽疾却随着互联网打车软件的兴起顺势而解。

    针对这一改革的尴尬局面,有专家指出,义乌的此次改革并没有就此进行深化,仍是“穿老鞋走老路”,实际是维系了交通运输管理部门的懒政惰政体系。

    出门之前,打开手机上的打车软件,定位起点,输入终点,几分钟时间就可以约到专车。

    “本来用打车软件是好拉活了,但其实无形中被抢走了很多生意,收入减少了。”北京的姐李姐告诉记者,最初用打车软件时,每月可以增加收入1000多元,“做得好的挣得更多,但现在不行了,快车、专车抢走不少生意。”

    据了解,当前,各地出租车的经营模式,基本都是出租车司机挂靠公司,进行公司化经营、员工制管理,“份子钱”也由此而生。

    今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提出,今年将出台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随后也向媒体透露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方案初稿已经完成,正征求各方意见,抓紧修改。对此,不少专家和行业评论人士预测,国家改革的大方向应该是“互联网+”,鼓励市场化运营,去垄断化。

    迈出全国出租车行业改革第一步的义乌,今年5月,就出台了《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首次在全国提出“增加出租车数量”、“政府少收钱”、“由行业自主定价”等改革举措。

  • 点击最多

    鼓励市场化运营

  • 随机资讯

    鼓励市场化运营

  • 热门资讯